总结力学巨擘钟万勰,钟万勰院士50余年贯彻始终

4月16日10时,大连理工大学第二教学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拄着拐杖走进109教室。放下自己携带的小木墩子,不太灵便的脚踩着这个“台阶”登上讲台,老先生便开始讲课啦。

央广网大连4月17日消息(记者张四清 贾铁生 通讯员吕东光)新学期,每周一、周四10时05分,一位老者拄着拐、步履仍旧稳健,走进一公共大教室,教室里坐满了学生,老先生底气十足,思维敏捷,理论解析、公式推导娓娓道来。

作者:吕东光 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6/12 11:48:34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这位老先生,就是我国计算力学泰斗、中国科学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教授钟万勰。今年84岁的钟院士1962年走上三尺讲台,50多年来一直坚持每周两次为高年级本科生或研究生上课。

这位84岁的我国计算力学泰斗、大连理工大学钟万勰院士,每学期仍然在为本科生高年级或研究生上课,雷打不动,风雨兼程。

钟万勰正在与学生交流问题。大连理工大学供图

钟万勰讲授的课程是“经典力学‘辛’讲”。“辛”是1939年普林斯顿大学数学教授赫尔曼·韦尔运用数学进行动力学分析时在国际上首次建立的“辛几何”体系。而钟万勰讲授的这个“辛”,是他挑战盛行西方半个世纪的“辛几何”而创建的“辛代数”体系。相比“辛几何”,“辛代数”体系反其道而行之,摆脱了其高深难懂、脱离工程实际的局限性,并且将分析动力学与分析结构力学联结起来,创造了国际力学领域一个崭新的标志性成果。

“让更多年轻人理解‘辛’”

■本报通讯员 吕东光 记者 温才妃

对钟万勰创建的“辛”体系,钱学森曾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使弹性力学的工程计算体系适应了电子计算机时代的要求。基于“辛”体系,钟万勰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进行了“核潜艇耐压壳体锥柱结合壳体稳定性设计”,确保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潜水,也奠定了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在国际上的地位。与此同时,钟万勰还率团队为这一理论体系设计了系统软件,以适应信息化、数字化时代的需要。

“每周两次课,您累不累?”“怎么不累,这是个力气活。”84岁的老人每次上课前都少吃饭,他说:“少吃,胃里没负担,保持力气。”

这个学期,每周一、周四10点05分,一位老者拄着拐、步履仍旧稳健,走进一个公共大教室,教室里坐满了学生,老先生底气十足,思维敏捷,理论解析、公式推导娓娓道来。

因为“辛”体系很高深,学生们理解起来有些难度,每学期上课,钟万勰都根据学生的反馈情况做调整,亲自编写教材,上课时尽可能讲得深入浅出。研究生肖文灵说:“我以前认为‘辛’是计算机方面的,现在明白了应该使之跟力学相结合。钟院士给我们指出了大方向,对我们将来搞科研大有益处。”

对上课,老先生一丝不苟,上课时长和学校规定时间一样,一大节课,1小时30分钟,中间稍有休息,可以说一气呵成。亲自编写教材,免费发放给学生。腿脚不便,也不麻烦别人,自带个“小墩子”,放在讲台旁,方便上下。

这位84岁的我国计算力学泰斗、中国科学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教授钟万勰,每学期仍然在为本科生高年级或研究生上课,雷打不动,风雨兼程。

“让更多的学生理会‘辛’的妙处。”这正是钟万勰不辞辛苦把毕生建立的理论体系讲授给学生的用意所在,他的想法是让计算力学这一应用基础学科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发挥创新引领作用。为此,他不仅在大连理工大学讲课,还在北大、中科大、哈工大、上海交大等作过系列讲座。

钟万勰院士讲授的课程是“经典力学‘辛’讲”。“辛”是1939年普林斯顿大学大数学家赫尔曼·韦尔,在运用数学进行动力学分析时,在国际上首次建立的“辛几何”体系。

让更多年轻人理解 辛

听过钟万勰讲课的学生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就是老先生自然流露出的民族气节和传统文化底蕴。钟万勰提出的“最优控制理论”,对机器人快速机动操作,制导武器的精确打击和拦截,卫星编队队形的重构以及飞机起飞、降落阶段的姿态调整等,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听到有人说“最优控制”和国外的不一样,钟万勰说:“不要迷信洋人,我们要搞出自己的东西来。”他把“教书育人”“课程思政”完全融入教学科研的每项工作中,经常以亲身经历阐释创新的重要性。

而钟万勰院士讲授的这个“辛”,是挑战这个盛行西方半个世纪的“辛几何”而创建的“辛代数”体系。比较“辛几何”,“辛代数”体系反其道行之,摆脱了其高深难懂、脱离工程实际的局限性,并且将分析动力学与分析结构力学联接起来,创造了国际力学领域一个崭新的标志性成果。

每周两次课,您累不累?怎么不累,这是个力气活儿。84岁的老人每次上课前都少吃饭,他说:少吃,胃里没负担,保持力气。

院士给本科生上课,既耗费精力,又不如搞科研有成就。钟万勰却乐在其中,而且一做就是50多年。他让更多的学生领会科学的妙处,培养他们的科学素养、创新精神,从而接过老一辈科学家的接力棒,服务国家发展需求。84岁的力学泰斗用坚守三尺讲台的行动,践行着传道授业解惑的使命,树立起令人敬佩的师者形象。

不仅如此,钟万勰院士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牛棚里”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进行了“核潜艇耐压壳体锥柱结合壳体稳定性设计”,确保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潜水。

对上课,老先生一丝不苟,上课时长和学校规定时间一样,一大节课1小时30分钟,中间稍有休息,可以说一气呵成。他亲自编写教材,免费发放给学生。腿脚不便,也不麻烦别人,自带一个小墩子,放在讲台旁,方便上下。

谈及为什么把毕生建立起的理论体系作为课程讲授给学生,钟万勰院士说:“让更多的学生理会‘辛’的妙处”,“希望有更多的学生与‘辛’‘结缘’”。

钟万勰讲授的课程是经典力学辛讲。辛是1939年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家赫尔曼韦尔在运用数学进行动力学分析时,在国际上首次建立的辛几何体系。

用“结缘”二字,钟万勰院士解释:“因为‘辛’体系不太好理解。每学期上课我都在调整,把它说得尽量的浅,中国人讲究返璞归真,深入浅出,高明就在这里。”

而钟万勰讲授的这个辛,是挑战这个盛行西方半个世纪的辛几何而创建的辛代数体系。较之辛几何,辛代数体系反其道行之,摆脱了其高深难懂、脱离工程实际的局限性,并且将分析动力学与分析结构力学联接起来,创造了国际力学领域一个崭新的标志性成果。

同学们对课程的普遍反应是“听懂了个大概,再深的还需要课下仔细学习。‘辛’体系对我们将来搞科研很有用。”这让钟万勰院士非常高兴,“一旦领会,会不放手的。”

不仅如此,上世纪六十年代,钟万勰在牛棚里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进行了核潜艇耐压壳体锥柱结合壳体稳定性设计,确保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潜水。

“我们不是在玩数学”

谈及为什么把毕生建立起的理论体系作为课程讲授给学生,钟万勰说,让更多的学生领会辛的妙处,希望有更多的学生与辛结缘。

钱学森对钟万勰院士创建的“辛”体系曾致信:“是您使弹性力学的工程计算体系适应了电子计算机时代的要求,真是立了大功!”

用结缘二字,钟万勰解释:因为辛体系不太好理解。每学期上课我都在调整,把它说得尽量浅,中国人讲究返璞归真、深入浅出,高明就在这里。

这也是钟万勰院士为何不辞辛苦传授他的“辛”体系的深刻用意。为此,钟万勰院士不仅在大连理工大学,还在北大、中科大、哈工大、上海交大等大学,都做过系列讲座,可见老先生的拳拳之心。

学生们对课程的普遍反应是听懂了个大概,再深的还需要课下仔细学习。辛体系对我们将来搞科研很有用。这让钟万勰非常高兴,一旦领会,会不放手的。

国际学校 1

我们不是在玩数学

84岁力学泰斗钟万勰院士 周学飞 摄

钱学森对钟万勰创建的辛体系曾致信:是您使弹性力学的工程计算体系适应了电子计算机时代的要求,真是立了大功!

凡是听过他课的学生都有个共同感受,就是老先生的民族气节、传统文化底蕴从讲课中自然地流露出来,“不要小看给学生上课,我还要把教材再修改,把祖冲之越加突出写在前边。”

这也是钟万勰为何不辞辛苦传授他的辛体系的深刻用意。为此,钟万勰不仅在大连理工大学,还在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都过系列讲座,可见老先生的拳拳之心。

近年来,钟万勰院士把“辛”体系按照祖冲之方法论进行归结,找寻中华民族科学之“根”,扬中国人志气。可以说“教书育人”“课程思政”在老院士这里发自肺腑,真情实感融入他教学科研的每项工作中。在研究生牛勇说:“钟院士上课经常强调中国文化,对我影响非常大。” 正因如此,课下研究生周宝顺问:“个人发展如何同国家建设统一起来?”

凡是听过他课的学生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就是老先生的民族气节、传统文化底蕴从讲课中自然地流露出来,不要小看给学生上课,我还要把教材再修改,把祖冲之更加突出地写在前边。

钟万勰院士这样回答:“我讲的课总是扣住我们国家的需要,我们研究数学是为了应用,不是玩数学,没有应用,我们做它干什么?花了好多力气,倒是挺漂亮,不解决问题,那怎么行!比如说人工智能,不懂就要学,要去探索,我讲的只是基础,不能包打天下。”

近年来,钟万勰把辛体系按照祖冲之方法论进行归结,找寻中华民族科学之根,扬中国人志气。可以说,教书育人课程思政在老院士这里发自肺腑,真情实感融入他教学科研的每项工作中。研究生牛勇说:钟院士上课经常强调中国文化,对我影响非常大。正因如此,课下研究生周宝顺问:个人发展如何同国家建设统一起来?

可以说,让计算力学这一应用基础学科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发挥创新引领作用,是钟万勰院士一生秉持的信念。上世纪七十年代,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在服务国民经济发展中率先在国内突起,在国际上产生重要影响,而钟万勰院士就是这支队伍中冲锋陷阵的闯将。

钟万勰这样回答:我讲的课总是扣住我们国家的需要,我们研究数学是为了应用,不是玩数学,没有应用,我们做它干什么?花了好多力气,倒是挺漂亮,不解决问题,那怎么行?我讲的只是基础,不能包打天下。

“科学研究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体系自信”,自信的底气来自于科学研究要适应时代发展,“不是看谁先发明的,固步自封,没有超越不行,柯达公司就是一个教训。”“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可以说,让计算力学这一应用基础学科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发挥创新引领作用,是钟万勰一生秉持的信念。科学研究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体系自信,自信的底气来自于科学研究要适应时代发展,不是看谁先发明的,固步自封,没有超越不行,柯达公司就是一个教训。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钟万勰说。

钟万勰院士讲授他学术体系的创建过程,以此教诲学生创新的重要性。

钟万勰讲授他学术体系的创建过程,以此教诲学生创新的重要性。

传统“辛”体系与计算科学融合不足,而钟万勰院士的“辛“体系在“离散分析”基础上,又经过4年研究,成功引入数值计算,这样分析动力学、分析结构力学经“离散”分析,便可进行数值计算。而且钟万勰院士还率团队对这一理论体系设计了系统软件,理论成果得以应用,适应了信息化、数字化时代需要。

传统辛体系与计算科学融合不足,而钟万勰的辛体系在离散分析基础上,又经过4年研究,成功引入数值计算,这样,分析动力学、分析结构力学经离散分析,便可进行数值计算。他还率团队就这一理论体系设计了系统软件,理论成果得以应用,适应了信息化、数字化时代需要。

而且,钟万勰院士的“最优控制理论”,对机器人快速机动操作,制导武器的精确打击和拦截,卫星编队队形的重构以及飞机起飞、降落阶段的姿态调整等,都在发挥和必将发挥重要作用。

钟万勰的最优控制理论对机器人快速机动操作、制导武器的精确打击和拦截、卫星编队队形的重构以及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的姿态调整等,都在发挥和必将发挥重要作用。

国际学校 2

我干吗和洋人一样

84岁力学泰斗钟万勰院士 龙海波 摄

老先生用自己不断超越、不懈求新的一生对学生说:行成于思,毁于随。总随别人走,能随出原创成果吗?原创是闯出来,不是随出来的。有人说我的最优控制和洋人不一样,我干吗和洋人一样?我做出来的就好使,你做不过我!

“我干嘛和洋人一样”

而支撑钟万勰一生敢闯敢拼的是他不拘泥于洋、骨子里那股傲气和勇气。不要迷信洋人,洋人也有误区,我们要搞出自己的东西来闯出特色思路,这些话语穿插进他讲课以及与学生的交流中;中行独复,以从道也,总是放在他出版的书籍以及给学生编写的教材的封面上。

老先生用自己不断超越、不懈求“新”的一生对学生说:“行成于思,毁于随。”“总随别人走,能随出原创成果吗?原创是闯出来、不是随出来的。”“有人说我的‘最优控制’和洋人不一样,我干嘛和洋人一样,我做出来的就好使,你做不过我!”

研究生肖文灵说:我以前认为辛是计算机方面的,但我现在明白,应该怎么样使之跟力学相结合,钟院士给我们指出了大方向,怎么走前面的路,很受启发。

而支撑钟万勰院士一生敢闯敢拼的是他不拘泥于“洋人”、骨子里那股傲气和勇气。“不要迷信洋人,洋人也有误区,我们要搞出自己的东西来”“闯出特色思路”;这些话语穿插进他讲课中、与学生的交流中;“中行独复,以从道也”,总是放在他出版的书籍以及给学生编写的教材的封面上。

这些年,钟万勰坚持为学生上课,感动了无数师生。去年老先生心脏不太好,住院一段时间,这学期身体稍好,又坚持上课。他仍旧坚持每天上班,没有周末和节假日。从家到办公室,虽然路不远,但老先生要歇两回,一次吃治心脏病的药,一次休息。

研究生肖文灵说:“我以前认为‘辛’是计算机方面的,但我现在明白,应该怎么样使之跟力学相结合,钟院士给我们指出了大方向,怎么走前面的路,很受启发。”

您完全可以不上课呀?钟万勰连用三个不后,态度坚定地说:不敢轻视它,只要身体允许就坚持。上课是热身,使我始终处于研究状态,同时也带年轻教师。

这些年,钟万勰院士坚持为学生上课,感动了无数师生。去年老先生心脏不太好,住院一段时间,这学期身体稍好,又坚持上课。而且钟万勰院士现在仍旧坚持每天上班,没有星期休息和节假日。从家到办公室,虽然道儿不远,可老先生要歇两回,一次吃药,治心脏病的药;一次休息。他还有糖尿病、皮肤病。

他办公室有张小床,除了去年生病期间之外,他每天午间都和大家一起去食堂,回来在办公室小憩一会儿后,接着工作。即便是现在,他的斗志依旧不减,正如弟子、大连理工大学教授高强说:钟先生眼界高远,我们都跟不上,往往开辟出一个研究方向后,就留给我们做,他马上又找寻新的方向。

“您完全可以不上课呀?”钟万勰院士连用三个“不”,态度坚定地说:“不敢轻视它,只要身体允许就坚持。上课是热身,使我始终处于研究状态,同时也带年轻教师。”

我虽然老了,但新课题我都愿意做,机会来了,就得抓住!钟万勰肯定地说。

他办公室有张小床,除了去年生病期间外,每天午间都和大家一起去食堂,回来在办公室小憩一会儿后,接着工作。即便是现在,他的“斗志”依旧不减,正如弟子高强教授说:“钟先生眼界高远,我们都跟不上,往往开辟出一个研究方向后,就留给我们做,他马上又找寻新的方向。”

“我虽然老了,但新课题我都愿意做,机会来了,就得抓住!”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总结力学巨擘钟万勰,钟万勰院士50余年贯彻始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